海空运输大国利器:探访中国空军战略运输机部

  驾驶着大型运输机,这名51岁的副师级飞行员曾深入中亚腹地运送援助物资,到伏尔加河畔参加联合军演,也远至北非参与撤侨行动。“军功章要都拿出来,能把前胸挂满”,同事半开玩笑

  他所隶属的广州军区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团,是解放军唯一一支成建制装备大型军用运输机的部队,是空中远程战略投送的拳头力量——这通常被视为全球性大国的一项重要衡量指标

  “战略投送能力是国家利益拓展的重要支撑,”空军的一位高层领导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这也是当前军队核心军事建设能力的基础,“世界大国都很重视这方面的建设”

  过去的2011年,是谢昌强执行境外任务次数最多的一年。“出国有什么好处?”记者问

  2011年3月4日,北京南苑机场,41岁的中国水电二局职工冯克荣手握五星红旗,亲吻大地。画面通过互联网和卫星信号传遍千家万户。在他身后,涂有“中国空军”字样的大型飞机,正是这个团执行撤侨任务的4架运输机之一

  中国空军首次赴海外参与平民撤离任务,殊为瞩目。尽管利用军事力量赴海外撤侨护侨是国际惯例,但有境外媒体分析,“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将这次撤侨当成了一场军事演练。”

  “有些任务的确可以用民航飞机完成,”空军政治部一名军官这样解释,“之所以选择军机去执行,一方面因为需要撤离的人数众多,租用的一些外国航班又临时变卦。”

  另一方面,军机具备民航飞机无法取代的政治和军事属性,使用民用飞机更多体现了一种商业运输机构的民事行为,而使用军用飞机是一种国家行为,直接代表国家意志

  作为机关报,《解放军报》事后对此次撤侨任务的评价用了八个字:依法行事,师出有名

  在时任团长、现所在师副师长王全胜看来,这趟紧急空运任务也可以用另八个字来归纳:史无前例,困难空前。“飞经5个国家,飞过阿拉伯海和红海,跨越6个时区、8个空中情报管制区,航程9500余公里,”王全胜回忆,“创下空军大型运输机航程最远的纪录。”

  压力之大,团里的情报资料室首先开始连轴转。“2月26日接到任务,2月28日第一架运输机起飞。两天之间,需要收集航线资料、选取飞行航线、计算空载能力、发送飞行申请、制定保障计划,等等,”领航主任刘树奎说

  经验一点一点积累。邱德甫和他的机组2002年飞往阿富汗运送救援物资,其时,阿富汗属于一类战乱地区,境内一切飞行活动必须按照战区空域控制规则,接受以美军为主的多国部队的统一管理,飞行条件非常苛刻。“乱到什么地步?”邱德甫回忆,跑道上遍布弹坑,飞机残骸横七竖八,甚至一次滑行时,还在跑道边引爆一枚地雷。“这种战争氛围,只有到了实地才能真正体会到。”

  巴基斯坦、蒙古国、缅甸,中国空军的运输机也都曾圆满完成运送救援物资任务。在一次飞往东南亚某国的任务中,我军运输机首次跨越赤道,“海上飞行超过3小时,基本没有按照民航航线,”这次任务的领航员李圣回忆,“到达目的地后很有自豪感。”

  这种历练也非一帆风顺。跨境多国到达,需要取得途经国家政府的批覆号,“比如东南亚另一个国家,就不允许中国军机飞越领空,我们只好另外选择航线。”李圣说

  “走出国门,要多多了解国际规则、国外风土人情,以及外军的飞行训练和军事管理。”团长丁毅总结



相关推荐:



0

11选5
电话
短信
联系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