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长长的进站通道

来源:未知作者:深圳11选5 日期:2018-11-29 00:13 浏览:

  1911年10月,清王朝的天空已暮色深沉。广州大地上,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火车鸣笛,这是广九铁路全线通车的凯歌。从此,广州、东莞、深圳、香港……沿线的城市群落,从这条由枕木、蒸汽和煤烟汇成的动脉上分甘同味,并轨同行

  百年弹指一挥间,蒸汽机退隐了,内燃机又被电机取代。不过,变的是器物,不变的是人——广九铁路沿线的城市和人们,在暮色晨光中,依然披风雨斩荆棘,同呼吸共命运

  这四大火车站就是最好的见证:东莞石龙火车站、深圳平湖火车站、深圳罗湖火车站、深圳布吉火车站,它们生于1911年,一出世就担大任,再回首已百年

  其中,平湖火车站的“新生”最有代表意义:9月26日,它结束十年“沉睡”,再次恢复迎客;而另外三个百年火车站——东莞石龙站,已在2014年卸下百年重任,“交棒”给东莞火车站;罗湖站和布吉站则继续以新姿坚守岗位

  东莞石龙火车站,这座1911年投用的京九铁路中心站,在2014年1月8日正式结束了103年的“服役”生涯,“交棒”给2.9公里外的东莞火车站(下称东莞站)

  其后,商人巫清活与铁路部门达成合作,接手了老站一楼售票大厅的再利用开发,将之升级成一间明清家具艺术城,昔日人语车声盈耳,今时木色古香满眼

  在这里,不难找到火车站的岁月留痕:大厅的主体结构没动,售票台、办公室、小仓库仍在从前位置;地板、立柱都是从前站房装修,透着简朴素净之风;古式家具的“迷宫”尽头,是长长的进站通道

  9月26日,深圳平湖火车站重新迎客,距离它上次客运,已过去整整十年。改造后的平湖站外观焕然一新,主建筑外观色调为橙色和白色调,现代化的大厅宽敞明亮,设置了多台和谐号自动售票机、安检机以及诸多银色候车座位

  如今,平湖站每天有74对广深城际列车停靠,由平湖站往深圳罗湖站列车最快运行时间为16分钟,票价一等座30元,二等座25元;平湖站往广州东站和广州站的最快运行时间分别为62分钟和77分钟,票价均为一等座80元、二等座70元

  已经走过了100多年时光的罗湖火车站,见证着深圳这座城市的历史。深圳新客站占地2.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6万平方米,耗资2.2亿元,配备了多回路多信源广播系统、闭路电视监控系统、电子售票系统等先进的客运服务设施。新客站设计新颖、雄伟壮丽,横跨铁路之上,连接东西广场,二楼是宽敞的候车室,旅客在这里验票后,直接下到月台乘车,十分方便

  新客站于1992年1月20日投入使用,这也使得深圳火车站由二等站升为一等站

  这个老牌火车站在改造之初,是广深铁路区间的一个普快、慢车停靠站,为广深线上的四等中间站,运输量很少,设施极为简陋,站房仅有100余平方米

  2012年,曾经的布吉火车站经过拆迁南门墩、布吉圩等周边城中村,扩建成如今的深圳东站。这也是深圳市唯一在典型城中村核心区域“见缝插针”落户的现代化综合枢纽。如今的深圳东站总占地面积约12.7万平方米,总投资约6.43亿元

  石龙博物馆内,珍藏着一张于上世纪上半叶摄于老石龙站的照片复印件,以及采集自广九铁路石龙南桥的路轨零件

  这是东莞百年铁路历史的缩影。广九铁路始建于1907年8月21日,分“华段”和“英段”,1911年3月建成石龙南、北铁路桥,同年10月全线通车,老石龙站是“华段”名副其实的中心站

  照片中,两条铁轨在一栋平房前穿过。石龙火车站昔日站长李苏曾经回忆,这座房子就是当年的候车室,有一百多平方米,是广九铁路落成时就建起的,毗邻的屋子则是后期兴建,车站附近是连片鱼塘

  据《石龙镇志》记载,1934年,老石龙站火车货运量达到11万吨,占整个东莞地区火车货运量的40%。新中国成立后,广九铁路广州至深圳段更名为广深铁路。老石龙站和石龙南北铁路桥,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平湖火车站位于深圳平湖旧墟,始建于1911年,是广九铁路(现名“广深铁路”)的一个站点。高峰期时,平湖站曾开办快运客车、长途客车业务,有20多趟旅客列车停靠,日均客流量超过2000人次

  后来,广深铁路多次提速,停靠列车逐渐减少,2006年随着广深线次停运,以及长途列车N722次取消停靠后,平湖站再也没有旅客列车停靠

  2013年年初的深圳市“两会”上,黄翔等5位市人大代表提交议案,呼吁在平湖增加动车停靠营运站点。深圳市交委表示,广深铁路公司已开展广深铁路I、II线增设平湖城际客运站的建设工作

  1907年,广九铁路全长143.2公里的华段开工,由位于广州大沙头火车站向东南引出,沿珠江东行,经石龙、樟木头到达新安县,也就是今天的深圳市。沿途设置多个站点,其中在离罗湖桥不远处设置了两个火车站。一处在深圳墟,名为深圳墟火车站,即罗湖火车站。1911年10月8日,罗湖火车站随着广九铁路华段建成通车同时启用,为客货兼营车站

  1911年启用的罗湖火车站,当时只有一个站台,两条股道,一个售票窗口,一天100多人坐火车,候车室只有30多平方米,4张凳子,没有卫生间,没有自来水,没有照明,火车时速只有每小时30公里

  1950年,罗湖火车站从老街迁到了罗湖口岸处,当时的车站面积300平方米,后来慢慢扩建到1000平方米。新中国成立后的罗湖火车站运量不断增加,经过5次改建和扩建,增加股道,新建旅客大楼

  从深圳墟向北10余公里外,还有一个小站,名为布吉站。布吉火车站的设立,几乎开启了深圳现代商贸文明的源流

  1911年,广九铁路通车,在这里设了一个“布吉站”。由此,布吉迎来了一段黄金时期。附近商品、农贸产品在这里汇集,成为当时仅次于深圳墟的著名墟市

  布吉火车站的兴衰启停,承载着时代的变迁。1985年开始,是布吉火车站的提升阶段。由于该站位于深圳站北边,经广深线南下的列车要经过布吉站才到深圳站。同年,布吉火车站开始办理快运客车、长途客车业务,高峰期有10多趟旅客列车停靠

  作为深圳历史最为悠久的火车站,布吉火车站记录了这样一场关于人类迁徙与城市变迁的回忆。据相关资料显示,布吉火车站原来更多的只是一个货运站,于漫长的铁路中也仅仅是一个停靠点,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来到深圳务工,本地的客运能力严重不足,每当春节来临时,“返乡难”则成为了他们急需解决的最大困难

  在老石龙站几百米外的景新园小区,住着不少火车站的老员工。这里离铁轨很近,每天听着东莞站的火车呼啸而过

  52岁的张志辉是“铁二代”,其父是老石龙站的员工。他18岁时考入了铁路系统,最先在广州新塘火车站当扳道工,三年后调到老石龙站,做的还是扳道工。年轻的读者恐怕对此很陌生吧?过去,铁轨上的Y道岔口,是要用人工来进行改道的——通过扳下扳道装置上的倒叉,如今这已被电动设备取代了

  “我要守在扳道房,电话一响,马上按要求进行扳道操作。”张志辉说,这个工作并不轻松,技术要求也很高,而且责任重大:事关火车改道,是人命关天的事,不容有误

  “动作要干脆利落,一扳到底。火车走远后,又要马上对倒叉装置进行清洁维护,免得砂石卡住零件。”张志辉说,到了雨天工作更繁重:要对扳道器加注机油除锈

  扳道工是一人当班,一上班就是12小时,要求不离扳道房左右,而旁人未经允许又不得近前。为了排遣单调,张志辉在扳道房门口种起了花

  据火车站工作人员刘先生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布吉站周围都是山,荒凉之地几乎一览无遗,回乡过年的人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奔忙在简陋的火车站,有些地方由于没有椅子或长凳,只能三两成群地蹲在路边,往往一蹲就是几个小时。那时不像现在,火车站已经接驳了地铁,而公交线路也得到相应的完善,交通不便让很多人都不敢轻易离开火车站范围。他们只能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等待着自己的那趟火车能快些到站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在布吉火车站坐过车,从那以后我再不想在那里坐车了。”中南出租车公司的的哥朱师傅来深圳20多年,说起布吉火车站,成为他对深圳最难忘也是最不好的记忆———他说当时坐车是去海南,要坐绿皮慢车,比现在的绿皮车更旧更破,3个人的位子挤着四五个人,车上的垃圾也不见人清理。他在布吉车站坐过一次这种火车后,从此再也不去那里坐车了



相关推荐:



0

11选5
电话
短信
联系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